目前,家政行业正有序复工。但受疫情影响,不少家政服务人员面临着返乡后不隔离、无物可及、订单量下降等困难,供需两头受困。同时,与从业人员签订劳动合同的职工家庭管理制度,为帮助家庭管理人员稳定就业提供了更多思路。很难预测客房服务业务何时恢复。然而,家政学本质上是个人之间的交易。当人们的信心恢复时,这个行业就会复苏。

目前,家政行业正有序复工。前几年,这段时间是行业赚钱的繁忙时期。但今年,疫情使部分家政服务暂停,不仅使像胡先生这样急需保洁服务的客户面临困难,也使家政从业人员在复工后面临无隔离、上门难、订单量下降等困难,两者都有需求供应被困住了。

“现在每天只有3-4个订单”

“过去,我和宝洁公司约好的时候,他们尽量往后推。但这一次,我第一次见到宝洁,问能不能提前一个小时来,“那天18点,胡先生接到保洁人员的电话,按物业要求给她挂号,给她量了体温,“3个多月了,终于盼到了上门手术的日子了!”

来自河南的张新丽在北京从事上门保洁工作5年了。3月29日,她正式复工,但大部分同事还没有回北京。

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场上的家政企业大多实行中介制度,即家政服务人员不是企业的员工,企业将家政服务人员介绍给用人单位,并在收取中介费后,与家政服务人员的关系将告结束。作为中介系统管理模式下的一名管家,张新立没有与公司签订劳动合同,而是签订了临时协议,公司也没有为其缴纳社保,收入主要来自接单佣金。

订单少赚钱少。张新力的一些同事还没有回来工作,他们在老家找到了新工作,还有一些计划在疫情结束、订单很多的时候回北京。而张新丽从复工到现在,一天只能收到一两张单人票,多次只能收到三张单人票。

3月26日,商务部服务贸易司司长冼国义介绍,国内企业返乡率达到40%左右。通过对37家企业的监测,北京市家庭服务业协会会长穆立杰近日表示,该行业的复工率在40%左右。

“每年的下几个月通常是我们生意最忙的时候。前年同期,我们一天能接到7-8个订单,现在一天只能接到3-4个订单,“4月1日,河北赵增山在一家房屋租赁平台打扫了3年,回来工作了。疫情好转后,她在老家一获释就返回北京,希望隔离后尽快上岗。然而,她上任后,却多次遭到当事人所在社区的拒绝。

“目前,很多地方都禁止保洁人员进入,”赵增山说,他迫不及待地想看到订单的增加,就被困在了物业里越来越多的客户愿意让我们打扫房子,但物业不允许进入,很多客户取消了订单。”

回到工作岗位后,张新立的收入还不到正常月收入的一半。每月领固定工资的赵增山说,他还没有收到疫病期间如何发放工资的通知,目前还不清楚公司在不复工期间将如何发放工资。

根据中国劳动学会此前对家政服务业的调查,回城后隔离时间最长,临时租赁住房被隔离后重返工作岗位的最大问题。穆丽杰还认为,由于企业隔离点规模不够,为隔离而租用酒店的成本较大,且缺乏实施隔离从业者的条件,因此很难回到北京工作。至于回岗后的隔离问题,记者发现,其中很多都是由管家人员自己解决的。

“疫病期间,我们按规定支付了员工的值班工资。对于生活有特殊困难的员工,公司还提供了特困补助”,公司人力资源部负责人张女士说,“如果疫情期间因工作需要必须回北京,公司会安排房间为员工提供隔离。该公司还租用了快捷酒店,以隔离返回的员工。”

“实行员工制后,客户直接与公司签订服务协议,这样客户就不用担心遇到问题后找不到管家人,也不用担心公司提供服务的责任推卸。员工制度可以为供需双方提供更加安全可靠的保障。

这场流行病使许多国内企业停滞不前。在一些省市对国内企业给予补贴的同时,不少企业开始积极自救。家化集团CEO陈晓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网络培训是他在疫情中意外收获。”过去,这是零收入。和其他国内公司一样,所有的培训都是线下的,但这次发现,很多阿姨都有上网学习的愿望,愿意付钱。”

张女士说,疫情爆发期间,该公司创新了在线服务模式,推出了在线服务,指导如何照顾老人,并开设了在线培训课程。为确保在线服务质量,公司推进员工在线培训的实施,及时调整入户服务流程,增加客户和员工服务的安全确认程序,并将防疫措施作为长期规划写入服务流程,为随时可能启动的家庭服务做好准备。


  下一篇: 公共汽车保洁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