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月7日11时许,长沙铁路公安处治安支队警务处处长赵国红乘坐g1692次高铁列车,接到保洁工报告,车上有一名女乘客,警长等人赶到现场,看到该女子正在吐松弹到处都是。保洁工提醒她往保洁袋里吐痰。谁知这名女子反驳赵国红等人:“她在扫地。她必须在车里做点什么?如果你把它吐到保洁袋里,不要让这个人扫地!”当列车长继续劝说时,这位妇女回答说:“一切都有两个方面。如果有保护,就会有损害。如果我不损害健康,你怎么保护健康?”

女乘客的行为肯定是不对的,但面对女乘客的“她扫地不,她在车里有什么事吗?”?如果你把它吐到保洁袋里,不要让这个人扫地!”很少有人能合理而谦虚地驳斥这种论点。”妈妈,如果我们都把垃圾扔到垃圾桶里,卫生工作是干什么的?”我相信很多家长都从自己的孩子那里听到过这样的问题,但很少有家长能正确回答。网友们则以“先打她半死,再送她去看医生,否则医生就无所事事”等暴力或辱骂的论调予以反驳。这样的话没有说服力。

这个女乘客的行为是错误的,很多人只知道它的本质,不知道为什么。为了简化推理,列车上的卫生区域分为三部分:一是列车上的公共厕所,三是列车过道,三是乘客座位区。在正常情况下,保洁工的保洁工作是清理旅客不可控制的污染行为,如病人或老人突然呕吐。此时,保洁工有责任对这三个区域进行清理,比如,由于乘客的粗心大意造成的污染,比如不小心将饮料洒在过道上。这时,保洁工没有理由责怪乘客。

在什么情况下乘客应该被指责造成污染?在公共区域,比如厕所和火车走廊,因为这是公共区域,你故意污染他人的公共健康权益。女乘客被指控的原因是她污染了公共区域。然后有人会问,如果我在座位上制造污染,它会起作用吗?理论上说,没关系,因为买票的时候,你有权使用座位区,就像住酒店一样,你有权使用房间。但实际上,你的行为很可能会失败。例如,如果你把果皮放在座位下面,你很可能会踩到果皮,然后把它带到公共区域,所以你需要带一个保洁袋。

女乘客的“她在扫地不,她必须在车里做点什么吗?”?如果你把它吐到保洁袋里,不要让这个人扫地!”这种论证在逻辑上是一种典型的伪三段论,就像诡辩一样:保洁工应该打扫,我弄脏了卫生设施,所以保洁工应该打扫,我没有错,这种三段论的错误是,条件a中的“卫生设施”和条件B中的“卫生设施”不是一个概念,而a中的“卫生”指的是不可控制或不小的乘客B中的“健康”指的是由随机行为造成的健康污染,因此三阶段推理不成立。

  上一篇: 公共汽车保洁工
  下一篇: 垃圾分类导致变化